历史上的东晋王朝一直不怎么硬气,好几代都被各种权臣把持,东晋皇帝基本都是懦弱无能之辈,但是好歹也是万人之上的人物,其中有这么一位皇帝,刷新了祖宗懦弱的底线,竟然让后宫妃子家暴而死!

  他就是东晋第九位皇帝司马曜,他的父亲是简文帝司马昱,在他父亲时期,朝政几乎由权臣桓温把持,简文帝司马昱几乎是傀儡一样的存在!

  简文帝司马昱在位不到八个月就得了重病,咸安二年七月二十三日简文帝连发四诏,催促居住在姑苏的桓温入朝辅政,桓温故意推辞。七月二十八日,简文帝病情加剧,册封自己的儿子司马曜为皇太子,并遗诏说:“少子可辅则辅之,如不可,君自取之。”

  就在这种情况下司马曜继承皇帝,司马曜之所以能继承皇位还多亏当时的侍中王坦之,王坦之见到这封诏书后对司马昱说:“晋室天下,是宣帝(司马懿)和元帝(司马睿)建立的,怎由陛下独断独行!”于是命人修改诏书,大意是无论大小事都由桓温决断,就像诸葛亮辅佐刘阿斗,桓温见到诏书大失所望!

  可见当时司马曜的皇位有多不稳固,基本可以说是桓温想让他当皇帝他才能当,不想让他当他只能退位让贤了!

  司马曜登基后不久,桓温病情加重,不久就死掉了,为了不让桓温家族继续把持朝政,谢安等人请出崇德太后褚蒜子临朝听政,谢安和王坦之在拥立司马曜、匡扶晋室有功,于是受到重用,但是实际到司马曜手中的权利并没有什么,只是权利由桓温家族家族转移到了谢安和王坦之家族!

  司马曜自从做上皇帝以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,整日饮酒作乐,在他的后宫中有一位叫张贵人的妃子,平时颇受宠爱,一次张贵人陪司马曜喝酒,酒过三巡之后,张贵人已经不胜酒力,就放下酒杯,不愿再饮,司马曜开玩笑说:“美人你今天要是违抗君命,不陪朕喝好喝倒,朕一定重重治你的罪!”张贵人平时也不畏惧省委皇帝的丈夫于是顶撞说:“妾身偏偏不饮,看陛下能定我什么罪!”

  喝的稀里糊涂的司马曜又说“你用不着嘴硬。你今年已经快三十了吧,早该被废黜了。我好找些年轻貌美的佳人来填充后宫。”

  陪完酒回到寝宫的张贵人越想越后怕,害怕皇帝不念旧情,看自己年老色衰真的废掉自己,于是找到醉酒熟睡的司马曜,让自己的心腹宫女用被子蒙住司马曜的头,并用重物压司马曜的身体,不久司马曜便窒息而亡!

  无论怎样司马曜都是一代君主,他死与家暴可以说是: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”,在中国众多皇帝中是死的独树一帜的!